首页管理制度学习园地思政教育奖助勤贷就业实践研会风采表格下载学院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思政教育>>正文
适应“文凭社会”向“能力社会”的转变
 
转载于《文汇报》:2007.06.12 版次:5 作者:戚业国

●经过30年高考选拔和文凭授予,中国社会不仅迈入世界第一“文凭大国”,也正在告别“文凭短缺”时代而进入“文凭相对过剩”时代,全社会正在从“文凭社会”迅速向“能力社会”转变,这样的转变正在深刻改变着社会、改变着每一个人.

●长期以来我们停留在“文凭短缺”时代形成的社会刻板印象中:大学是保障工作和收入的最好选择。把文凭作为了目标与追求,却很大程度上忘记了教育的本意,甚至出现对学历文凭的追求超过能力本身,形成了全社会的“应试教育”现象,这就是长期困扰我国基础教育的应试顽疾

●今天的家长和学生,必须看到未来社会的发展趋势,应当走出“分数崇拜”“文凭崇拜”,回归教育的根本,把接受教育作为形成能力储备的过程,通过这些能力取得收益,在这样的过程中,很显然全面的素质教育是唯一正确的选择。果如此,我们就能够真正用平常心看待升学、看待高考,因为形成能力并不是只有一种途径

30年前的那次高考,不仅改变了27万处于苦闷中的热血青年的命运,更改变了中国巨轮的历史航向,开始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启航。30年后的今天,高考的社会关注度有增无减,高考牵挂着更多的家长、升学束缚着更多孩子的生活。但在这周而复始的延续中,高考的社会意义正在不经意中发生变化,这样的变化虽不似30年前那样令人瞩目,但同样将会改变今天的学子,同样会改变国家的未来发展。

近年随着我国高等学校的连续扩招,高考录取率迅速攀升,平均已经超过50%,毛入学率也已经达到21%。但不断提高的录取率并没有舒缓高考的紧张,愈演愈烈的升学竞争加剧着择校和追求成绩中的不理性行为。在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呼声中,中小学生的书包并不见减轻,脸上的笑容不见增加,人们面对高考似乎也更加脆弱,一味追求着更高的分数、更高的学历层次、更有名的大学。

另一方面,那些“跳过龙门”的“天之骄子”们,随着一波又一波的“扩招”,曾经的光环在迅速散去。又到毕业时节,很多学生和他们的家庭都陷入苦闷彷徨中:期待中的优越工作、丰厚待遇并没有到来,迎接他们的不是鲜花、掌声和羡慕的目光,而是一次又一次被拒绝的失望。一些倾尽所有甚至举债供子女上大学的家庭,甚至因为高考、读大学而致贫。

究竟是谁动了他们的奶酪?据统计,2004年离校时没有落实就业单位的大学生有70万人,2005年90万,2006年达到120万,有人预计2007年将达到150万。为了应对就业的困难,继续升学或者就读更好的大学成为众多学生的选择,一年一年的复读、不断升温的“考研热”,都是真实的写照,非得到名校的文凭、更高的学位决不罢休。但更加冷酷的现实摆在他们面前,本科毕业时因为不满意而不想要的工作,研究生毕业时也许会发现已经找不到了,更高的学历、更著名大学的文凭似乎同样解决不了他们的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在名校热、高学历热中,学生们对分数的追求越来越强烈,但对问题的探究却越来越没有热情;考试能力越来越强,研究能力却越来越差;研究生人数越来越多,真正研究的学生比例越来越小。考试、文凭,似乎这就是大学生活的全部目标。不少拿到文凭的学生很是疑惑:我是博士、硕士、大学生,我有名校文凭,凭什么不给我好的工作?其实,“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经过30年高考选拔和文凭授予,中国社会不仅迈入世界第一“文凭大国”,也正在告别“文凭短缺”时代而进入“文凭相对过剩”时代,全社会正在从“文凭社会”迅速向“能力社会”转变,这样的转变正在深刻改变着社会、改变着每一个人。

长期以来我们停留在“文凭短缺”时代形成的社会刻板印象中,大学是保障工作和收入的最好选择。在一个“文凭短缺”时代,情况确实是这样的。但今天的供需关系已经变化了,“文凭供给”已经进入“相对过剩”时代,具有符合进入某些岗位文凭条件的人数远远多于岗位数,文凭从充分条件变为必要条件,一个岗位面临上百人的竞争,决定一个人就业的是文凭基础上的能力,即“文凭+能力”在迅速代替“文凭”。

理论上讲,当社会处于“文凭短缺”时代,一个人如果持有某级文凭而并不具有这样的能力,同样可以得到这样的“文凭收益”。于是一些人忘记了教育的本意,把文凭作为了目标与追求,甚至出现对学历文凭的追求超过能力本身,形成了全社会的“应试教育”现象,这就是长期困扰我国基础教育的应试顽疾。一些人不惜动用一切资源,寻找取得学历文凭的“捷径”,高考的公平就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扩招直接导致文凭授予的增加,将会直接降低就读大学的个人收益,因为这样的收益总是“边际递减”的。另一方面,高等教育连续扩招以后,高等教育文凭相对于人们曾经期望的岗位而言出现了“相对过剩”,持有文凭的人员需要通过竞争获得期望的岗位,如果能力低于文凭,即“质量不足”的文凭就会被淘汰、被拒绝,文凭回归“知识与能力的信号”功能,社会越来越呈现出“能力社会”的特点。当然这样的过剩只是相对过剩,是相对于考大学时期望的岗位的过剩,并不是高等教育文凭的绝对数量过剩。

由于教育成效具有滞后性,人们对高等教育文凭的期望总会高于现实。比如我们看到今年毕业的一些大学生收益很好,为此今年选择报考这样的高等教育专业,但今年的就业是四年前的选择,今天的选择至少四年以后才能就业,可在中国八年却意味着太多的变化。

今天的家长和学生,必须认识到教育的长周期性,必须看到未来社会的发展趋势,应当走出“分数崇拜”“文凭崇拜”,回归教育的根本,把接受教育作为形成能力储备的过程,通过这些能力取得收益,在这样的过程中,很显然全面的素质教育是唯一正确的选择。果如此,我们就能够真正用平常心看待升学、看待高考,因为形成能力并不是只有一种途径。

作为社会和大众传媒,更应当引导家长和学生认识这样的时代变化,在这样的“文凭相对过剩”时代,以取得文凭为目的的“应试能力”变得不再那么重要了,教育的意义不再是得到文凭而是形成能力,个人运用这样的劳动能力就业并得到社会收入。时代在变迁,社会的能力标准正在形成,“应试时代”行将结束,家长和学校只有真正全面实施素质教育,帮助学生用更高的综合素质升学,才可能得到期望的收益。

(作者为教育部中学校长培训中心副主任、华东师范大学教育领导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导)

上一条:十七大学习内容摘要
下一条:温家宝在上海考察  提出大学建设五项原则
关闭窗口